荔枝返利app下载

安奇生眸光发亮。

微微感应,就能感应到面前这尊神像与那冥冥之中若有若无的联系。

玄星所在之绝灵宇宙与王权道所在的久浮界相距有多么遥远,他无从验证。

但纵然久浮界所在之宇宙绝灵宇宙紧紧挨着,两者之间也必然是远远超过千亿光年的遥远距离。

更何况,两方世界未必真就挨的那般近。

想要肉身横渡宇宙,对于此时的安奇生与王权道来说自然不够,除非他能够彻底掌握宇宙置换的奥秘。

但做不到肉身横渡两界穿梭,却可以做到其他的事情。

比如说,入梦。

以神像连通两界,让两界众生入我梦来!

曾入梦众生寻前路,如今,却可让众生入我梦来,为他们指引前路。

入梦大千,也可以叫做大千入梦!

哗啦啦~

浅浅笑颜纯净少女令人着迷

道一图泛起如水涟漪,神光缭绕间,一行文字流淌而出:

道一神通:入梦大千(大千入梦)已掌握,等阶,三星级

“大千入梦吗”

安奇生心中泛起涟漪,却也没有太多惊异。

砰~

他脚下一踏,无形波动入地一震,那等人高的‘王权神像’已然离地而起,被其单手托起。

走向道观之中。

继而,于稍显黯淡的屋子内跌迦坐于蒲团之上,缓缓闭目。

嗡~

心念转动之间,他灵魂深处的‘无限洞天,轮回福地’间陡然为之光芒大放,照亮四面八方那次第而下的诸多台阶。

隐隐间,有诸多光影不一的精神烙印随之在无限洞天之中如飞鸟一般乱飞着。

这些精神烙印,皆是安奇生于玄星,久浮界入梦过的,下至不通武学的专家学者,上至王权道历代王权七子,王权道人,皆在其中。

这诸多精神烙印在陡放的神光之中消融,如雪水一般融化,继而在一股无形的波动之下,化作一道道不可知的细微线条,消失在虚无之中。

连接向冥冥之中。

玄星不同于久浮界,也不同于人间界,除却寥寥一些地方之外,绝大多数的人毕生都没有经历过战争,生死危机。

而且,大多数人日日忙碌,甚至加班至深夜,这样的状态之下,想要分出精力去习武,亦或者做其他什么,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当然,更重要的是,安奇生并不想真个打破玄星平静的秩序。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伴随着武而来的就是人性之恶,经历了久浮界,人间道,两度梳理天下,清洗人间,他收获良多,却也并不想着让玄星也经历一遍。

不是说个民习武,民修行就可以的,道,从来不可轻传,这也绝非是敝帚自珍。

是以,安奇生第一批传道者,自然要‘知根知底者’。

“陆老怎么样了?”

魔都,某医院特护病房之前,一群人焦急的等待在外,被围住的护士脸色有些发白,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魔都知名人士,不少人她还只有在电视上见过。

“陆,陆老还没有醒来”

小护士脸色有些紧张,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

特护病房里的那位,可是魔都生物领域真正的大拿,他的弟子如今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一旦他真的醒不过来,在生物领域简直是地震般的大事。

“我就说这家医院不行,要我说,就去玄京,老柳,你儿子不是在军工医院当院长?让他召集专家会诊!”

听得护士这么说,人群里一个国字脸老者沉声说道。

“不行,陆老此时经不起颠簸,万一病情恶化可不得了!”

被叫做老柳的人连连摇头:“我已经让志言召集专家来魔都,需要什么仪器,玄星有的,我一并拉来,陆老不能动!”

一行人说着,不由声音稍微大了点。

小护士心中紧张,却还是开口提醒:“陆老需要休息,你们,你们不能这么大声”

话音戛然而止。

十数个各行各业的大拿都闭嘴,比上学时听到老师训斥的孩子还要听话。

唯有那国字脸老者起身,来到门外:“现在能否去见陆老?我是他的师弟”

小护士犹豫片刻,还是抵抗不住老者的眼神:“好吧,可只能进去一个。”

国字脸老者点点头。

走进病房。

浓重的消毒水味道,雪白的病床上,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侧的心电监护仪上线条波浪也似的起伏着。

几个医生守护在旁,做着各项检查。

“陆老哥”

看着病床上的陆实平,国字脸老者双眼有些模糊。

虽然知晓人寿有尽,生老病死在所难免,却还是忍不住难过。

“咦?”

这时,一个医生站起身来,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仪器,之前起伏如波浪般的线条已经平稳下来。

“怎么了?”

国字脸老者有些紧张。

“没,没事,您不用担心,陆老他”

口罩下,医生的眼神有些惊疑不定:“好像是睡着了”

“睡着了?”

看着病床上陆实平舒展的眉头,平稳的呼吸,老者也有些发愣。

自从癌症末期之后,哪怕有再多的药物仪器辅助,陆实平也没有过这样平稳安详的睡眠了。

舒适,安详

如温水浸泡,如年幼时母亲的怀抱,陆实平已经记不起自己多久没有这般轻松过了。

似是过了许久,又可能只是片刻。

他缓缓睁开眼。

“这是”

熟悉的痛楚消失不见,身下也不再是柔软的床垫,而似乎是一张并不平滑的木板。

似乎有些不对。

陆实平心中泛起这么个念头,却没有任何波动,静静的体会着没有剧痛的时光。

胸口有些发闷,这是支气管炎?

手脚无力,腹内空空,这是饿了许久,背后肌肉有些酸涩,这应该是睡了太久硬木板的原因。

这滋味并不好受,但对于重症缠身多年的他来说,已经是不知多久没有体验过的美好了。

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

他知道,自己的心脏不会跳动的这么有力,昏花的老眼带上眼镜也看不了这般清楚,迟钝的脑子转动,也没有这么快。

静静体会了片刻,他才缓缓直起身来,打量着四周。

家徒四壁,这是陆实平第一个印象。

古色古香,这是第二个。

没了。

一桌一凳一房梁,空荡的令人发指。

“这是新生吗?”

陆实平踉跄起身,处变不惊,因为任何处境,都比在床上等死好的多。

呼~

这时,一阵风自破烂的房门之中吹了进来。

在陆实平有些诧异的目光之中,地上的灰尘打着旋的飞舞着,化作了一行他从未见过,却明明白白了解其意思的文字:

金戈铁马,江湖义气,武林争雄,沙场争霸这是强者纵横的舞台,也是弱者悲鸣的地狱。

强者坐拥万里江山如画,绫罗绸缎,锦衣玉食,妻妾如云,弱者家徒四壁,骨瘦如柴,或死于道旁,或病死榻上

这是一段历久弥新的传说,也是一代可歌可泣的神话——《王权传》笔者,范子民

在这里,你可以见证传说,也可以书写神话,可以拜师学艺,行侠仗义,也可以经略天下,纵横商海,可以参军建业,也可以科考为官

可以笔墨落画,文传千年,亦能以武立派,成一代宗师

欢迎来到久浮界

欢迎来到王权传

两年后,是王权元年

“久浮界,王权传”

陆实平静静看完所有文字,摸着下巴思量着:“这文字,是哪个朝代的文字?”

玄州东南,新城近郊,有一座占地巨大,有浓厚玄国建筑色彩的园林。

这座园林坐落在寸土寸金之地,装饰典雅,景色优美,其占地颇大,仅仅是门外就有数百人之多。

这座庄园的主人姓宫,是大玄移居海外的巨贾之一。

来新国不过数十年,已然涉足了餐饮,地产,金融,远洋贸易等等行业,财雄势大。

庄园清幽处,宮青竹穿着清亮,夜风吹拂下对月静坐,精致美好的面容上带着一丝思量:“见神之上”

在她面前,正播放着最近网络上热度居高不下的视频。

这视频,她已经看过了许多许多遍,却还是猜测不透,那个曾经跟着王之萱来新城执行过任务的普通少年,究竟为什么能在短短四年多的时间之中成长到这般地步。

宫家,是三百年武学世家,祖辈曾与古长丰,王家祖先合创了中央武术馆,更一手主持了北拳南传,是武术界泰斗级人物。

传至如今,虽显没落,功夫却没丢,她的功夫,不在王之萱之下,也已抱丹坐跨,触摸到了罡劲。

自然,更能看到视频之中安奇生的不同凡响之处。

而且,她知晓的更多,比如视频里,那具面目狰狞的女僵尸,就是王之萱,竟也在那人的手段之下,恢复了原本模样,甚至体力大增。

隐隐间,已有了几分见神气象。

“二小姐。”

这时,门被敲响,宫家的实权人物宫三羊的声音传来。

“门没锁,三叔进来吧。”

宮青竹轻声回应,年过三十,她的声音仍如少女般娇嫩婉转。

宫三羊推门而入,扫了一眼宮青竹面前的视频,又自收回眼神,汇报道:“龙城集团的事,了了。”

“哦?”

宮青竹心中微动:“可是没有占到便宜?”

“二小姐所料不差,那晏长沙虽被安奇生打杀在战神广场,但他死前却请回了乞道会的二领袖波特回来,那白人,不是个好对付的,我们八家一同出手,都被他打了回来,没有占到便宜。”

宫三羊微微苦笑,显然不止是没有占到便宜,还吃了亏。

“见神者,体力出类拔萃,脑子也不会太差,龙城集团,乞道会皆是万亿级别的巨头,想吃一口也要承受的住反击”

夜风徐徐吹动宮青竹的长发,她伸手关了电脑,又轻挽起鬓角一缕长发,语气清淡如烟:

“父亲老了,也该退了,我不便出面,三叔你去吧。”

“这”

宫三羊微微犹豫,后低声回答:“做到什么程度?”

“一家人也没有什么斩草除根之说,将他送去扶桑,陪他那小妾私生子富足的渡过下辈子就是”

宮青竹面色平淡,语气没有什么波动:“另外,告诉他,无论多忙,每年八月三号都要去给母亲扫墓,若不然,他那小妾,私生子,就都要死!”

“是。”

宫三羊心中一禀。

宮青竹与其父亲的恩怨,已经十多年,两人的争斗,也足足二十多年,到如今,却终究要做个了断了。

只是他想过许多许多次这一天,却从未想过,宮青竹会如此的平静,轻描淡写的好似随手拍落一片落叶。

而不是与其争斗二十年,几次险些被斗杀了的‘亲生父亲’。

但他也不敢再问,只能应下,躬身退去。

门关山,房间又自恢复了平静。

宮青竹迎风对月,眸光中泛起一丝怀念:“母亲,他到底是我父,却是不能如您所愿了”

多年夙愿达成,宮青竹心中却没有多少喜悦。

她二十年殚精竭虑,不是为了权势,富贵,而是要向那个男人,以及整个宫家证明,女人,也一样可以很了不起。

呼~

夜风之中,宮青竹缓缓闭目,她的睡眠很少,但不知为何此时睡意上涌,但她没有抵抗,而是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惆怅,缓缓进入了梦想。

“嗯?!”

睡梦之中,宮青竹似有所觉,陡然睁开眼,入目之所见,让她瞳孔一缩。

这是一间女子的闺房,却不是她的。

在古色古香的房间,也达不到这般效果,如豆灯火透过灯罩摇曳在房间之中,在宮青竹的面前化作一行行的文字。

“王权,久浮”

宮青竹眉头一皱,若非对自己有着强烈的信心,她几乎以为自己被催眠了!

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幕后黑手又是谁?

他的目的何在?

哒哒哒~

她心中正自惊疑间,房门被敲动了,门外传来清脆的呼唤:

“青师妹,四更过了,无双师妹规定的练功时间到了”

练功?

无双师妹?

陌生而又熟悉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宮青竹的眸光渐渐亮起。

按照记忆,自己所在之地是一处叫做白莲魔宗,属于一方世界级恐怖组织六狱魔宗,自己是白莲魔宗的外门弟子。

而那什么无双师妹,据说是白莲魔宗宗主的亲传弟子,白莲魔宗乃至整个六狱魔宗之中唯一能够与六狱圣子丰青玄相提并论的年轻之辈。

“好。”

心思电转,宮青竹很是平静了应了一句。

推开门,门外却是一个穿绿衣的少女,约莫二十六七模样,看起来清秀可人,宮青竹却能感受到一缕危机。

“青师妹你听说了吗,丰国枫州据说有夺灵魔功出世,赤练魔宗,大日魔宗,炼狱魔宗都派人前去了呢!无双师妹据说想让你去”

那绿衣少女低声说着。

宮青竹心中疑惑许多,也只能漫不经心的应着。

心中违和感却越来越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外星人的游戏?

还是说

轰!

无限洞天天惊地动,惊醒了盘膝静坐的晏长沙。

“嗯?!”

晏长沙眉头一皱,只见身下的台阶突然拔高,而环顾四周,诸多台阶同样为之震动起来。

高的落,低的升,很快,已然组成了一方长宽不知几千几万米的白玉广场。

而那一扇原本遥不可及的白色光门,就在他身前咫尺,并在下一刻,以不容置疑的气势,将他一口吞了下去!

不止是陆实平,宮青竹,无限洞天之中的晏长沙。

玄星东半球,同一片天幕之下入梦的风鸣涛,谭景山,李清远,景小楼,王之萱,姜世黎,楚凡,羿飞白,洛能,李炎,王安风,古长生

但凡是曾经安奇生见过的,入梦过之人,无论是否习武,拳术高低,都在安奇生闭目之后。

入他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