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打砖块

   暖玉多活一世,他前世也活了一世,而且活的还比暖玉长。

   差别只是那梦他忘了,而暖玉记着。

   所以暖玉想要借此告诉卫宸,不必卫宸保护她,她能和卫宸一起担起楚家和卫家的责任来。

   那是痴人说梦。

   暖玉今晚一番言语,在卫宸心中,除了把计家当成眼中钉外,没有丁点用处。

   “我知道二哥是为大局考虑,刚才是我无理取闹了。”

   卫宸心想刚才这样回应多好,偏得闹这一出。不过暖玉将隐瞒多年的事情说出来,也让卫宸松了口气。

   从今以后,他们之间是真的没有丝毫秘密了……

   “你说齐王爷反了,最终败于我手……也就是说,前世我们翁婿之间,竟然是死敌。”两人紧挨着躺好,卫宸伸出一只胳膊给暖玉当枕头,他喜欢暖玉这么亲近他。“是。计家一直在甘宁道,所以对于京城的动向我知道的不多,不过齐王爷败在二哥手下之事,传的人尽皆知。”

   “……前世如果没有我,齐王爷是不是最终会胜?”

   这问题问的有些刁钻了。暖玉仔细想了想,给了肯定的答案。“那时候齐王爷好像已经攻到京城。一路上势如破竹,如果没有二哥,齐王爷应该能攻下京城。”

   “治太子呢?可有什么关于他的谣言。”

   柯佳琪

   暖玉摇摇头。

   “那时候我一门心思研习玉雕,铺面交给管事的打理。至于谣言,还是因为事关二哥,我打听了一些。旁的,我一概不知。”她不感兴趣,丫头也不敢在她面前胡言乱语。前世她脾气可没这么好,如今她和丫头打成一片,京城有什么动向丫头都不忌讳在她面前说起,前世可不同,她那时候自觉是夫人,端着架子的。自然不屑和丫头一起说些八卦。

   暖玉十分不好意思。

   卫宸是不是以为她能未卜先知。可是她知道的那些,都和如今相差甚远。

   说出来也没什么作用。

   能帮卫宸的,她却一概不知。

   所以她今晚这番话,除了能让卫宸烦心,真的丁点作用也没有。

   暖玉越想越发觉得自己今晚一定是魔怔了。不顾一切把自己掏了个空,最终却帮不了卫宸什么。

   卫宸环着暖玉的一只手臂紧了紧。

   “……今晚过后,便让那场梦过去吧,不管梦里有什么,都忘了吧。”

   暖玉怔了怔,点头。

   “因为,我会心疼。”

   所托非人,亲人惨死,最终年纪轻轻一命呜呼。实在没什么值得记住的。

   暖玉觉得眼睛有些涩,她轻轻应了。“我再没什么是二哥不知道的了。”

   “我也再没什么是你不知道的了。”

   “二哥,我知道以你的性子,将来必定还会瞒我一些事。我再也不逼你事事相告了。你只记住一句话。什么都没你的安危重要。不管你要做什么,你都要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如果你出了事……我也不活了。”

   “说什么浑话。你有父亲,有祖父祖母。娇娇儿,你不再像你梦里那般只有一个人。你如今有了疼你的亲人,便是为他们,你也要好好活着。”

   “二哥,便让我任性一次。没了你,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活。”

   卫宸把她照顾的太好了。暖玉根本不敢想如果没了卫宸在身边,她要怎么活下去。

   “傻姑娘。”卫宸轻叹。

   这场在暖玉看来恐怕会是弥天大祸的风波,便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去了。

   卫宸没有责怪她,他只问了她对他好,是不是自己的真心。

   他只在意她的真心。

   她一直担心的,她前世的那些经历,会成为一根刺……没有,卫宸根本没有追问她。

   他只说,心疼她。

   心疼她遇人不淑。心疼她英年早亡。

   他这样相待,暖玉想,一定要对他好些,更好些,可是她还能怎么对他好?

   “二哥,我们生个娃娃吧。”

   前世她无子,卫宸也一直无儿无女。听说他后宅养了许多女人,可是却没一个给他生出一儿半女。

   “怎么想到这个?”

   “……就是想对你更好些,可又不知道还能怎么对你更好些。我知道二哥从小亲缘薄,如果我们有了孩子,我一定会把他当成宝贝疼的。”暖玉是想告诉他,如果他们有了孩子,她会疼他,怜惜他,让他享受过卫宸从未享受过的亲情。

   卫宸觉得喉咙有些发紧。

   细究起来,他哪里有资格去在意暖玉梦中的前世。

   暖玉说的清楚,前世的事,浪~荡世间,后院女人无数……

   他想,如果没有暖玉,他或许真的会如此。

   无儿无女。

   虽然暖玉没有多说,可是卫宸知道无儿无女,也是暖玉的心结。

   这么一想,暖玉不计较他前世的胡作非为他便该烧高香了。

   他本来打算过两年的再让暖玉怀子的。再加上也答应了楚小将军,可暖玉便那么直直的看着他,眸子晶亮,眼中似乎满是希翼。卫宸根本做不出摇头的举动。

   于是……

   卫宸无论如何想不通,先是暖玉生气说出隐密,然后是他觉得心慌,一边恨极了计家,一边又心疼暖玉。

   无论怎么往下发展,他们最多也就抱在一起互相安慰一番。

   最终却是……温香暖玉,香汗淋漓。

   暖玉累极,枕在卫宸手臂上沉沉睡去。

   她的小脸还挂着淡淡的红晕。

   小姑娘面皮薄,前几晚都不让点灯。今天因为两人口角,屋里点了烛灯,刚才暖玉的动作实在太……太让他无法拒绝了。暖玉似乎也忘了还有烛灯在,他们就那么……这才让卫宸饱了眼福,能有机会好好看看暖玉。

   暖玉模样生的好。

   即便十岁时卫夫人母女没有暴出暖玉的出身。

   她长到如今,也会被疑的。

   哪有父母都是中人之姿,都养出个美若天仙的女儿。

   她有双漂亮的眸子,笑时眸中含情,她的俏鼻生的也好看,还有她的唇。

   那是他最喜欢流连的地方。

   此时红艳艳的,透着淡淡的水光,让卫宸想再一次采撷。

   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不管前世今生还是梦魇一场。

   最重要的便是眼前,怜惜眼前人。他不在乎过往,他要的是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