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直播大全

   关缀觉得自己有必要跟爹妈认真的聊一聊,这样可不行啊,他们不知道李司空是什么人,但是她知道,那家伙还是人吗?对自己亲生女儿都那样,就更别说别人了,他现在的样子都装出来的。

   关缀的卧室连着工作室,当初就是这样设计的,目的不让其他人在她工作的时候打扰,里面还是带卫生间的那种。她探头出去看了一下,发现客房的门是关着的,她去敲父母的卧室,结果敲开之后发现李司空正坐在里面跟他们一起看电视。

   关缀:“……”

   关妈妈问:“缀缀,你是不是一个人孤单,也想过来看电视啊?”

   关缀说:“我不孤单,我那也有电视,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们睡了没有。”

   关妈妈问:“要不要进来坐坐?”

   关缀摆手:“我回去睡觉了,明天早上还有事呢。”

   回到自己的房间,关缀跳脚,“气死我啦!”

   念叨完了洗漱睡觉,睡觉的时候还突然地跑去看看门锁好没有,确认锁好后才去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李司空已经在殷勤的帮关妈妈做早餐的。

   关缀瞪着眼,站在厨房外面,她发现了,那人对于应付妈妈级别的人似乎很有办法,可就是因为这样,关缀才更生气,那是自己的妈妈,又不是他妈,他冲什么能?

   “缀缀,你干什么呢?”关爸爸见她盯着厨房,好奇的问了句。

   窈窕红妆女子浅笑迷人

   关缀回头,“爸,昨天几点钟睡的啊?”

   关爸爸说:“很早就睡了,你睡的好吗?”

   厨房里李司空听到动静,出来跟关爸爸打招呼:“叔叔早,您这精神气比年轻人都足,叔叔要保持状态。”

   关爸爸乐呵呵的,“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也就平常遛遛狗。”

   现在养了两只,就更有兴致遛狗了。

   关缀看了李司空一眼,一扭头去洗漱了。

   李司空伸手摸摸鼻子,还是笑嘻嘻的,吃早饭的时候李司空一副自来熟的模样:“阿姨您跟我妈一样,天天就是操心家里这样那样,真是太辛苦了,好在缀缀孝顺,真好。”

   关妈妈说:“可不是?我闺女那是真孝顺,是个好孩子。”趁机推销,“缀缀什么都好,就是到了现在还没找对象,我这个着急啊……”

   关缀一边吃东西,一边慢声细语的说:“妈您这样说他肯定体会不到您的心情,他女儿都三岁了。”

   这话有份量,关妈妈一下僵住,扭头看向李司空,女儿都三岁了?这就是有妇之夫?这样的话肯定不行,做人别的不说,三观还是要端正的。

   关缀咬一口煎蛋,觉得好吃。

   在别的地方吃荷包蛋美味道,唯独她妈煎的蛋好吃,不过因为加了酱油颜色不好看,味道上来了。

   关爸爸也因为关缀的有点心塞,馒头有对象了呀?这确实有点不好了。

   李司空笑嘻嘻的回答:“阿姨,叔叔,我还有个女儿,我当干爸都三年了,我弟的宝贝,他和妻子在国外养病,孩子留在青城爷爷奶奶带,经常带到我家店里。特别漂亮可爱,回头啥时候我把带来做客。”

   关缀:“……”抬头看向李司空:“你骗人的吧?”

   李司空问:“这种事能骗人吗?你是不是没发现,小白菜不是叫我爸爸,她是叫我馒头爸爸?”

   关缀:“……”

   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突然觉得心塞。

   关爸爸和关妈妈这才松了口气,关妈妈瞪了关缀一眼:“你这孩子怎么不说清楚呢?我还以为馒头有老婆孩子呢,我们都没想起来给准备礼物……”

   这话说的好听,李司空呲牙:“谢谢阿姨有心想着。”

   关缀抿嘴,真的觉得自己要跟父母认真谈一谈了,留宿这种事,绝对不能有第二次。

   李司空吃完饭,乖乖叫了车回去了,一扫昨晚上的死皮赖脸。

   关缀蹲在地上逗狗,小黑和大花翻着肚皮让她摸,原本一个胖一个特别胖的小狗,每隔几天,被关妈妈养的差不多胖了,关缀担心的说:“妈,小黑和大花要控制下食量,小狗胖了容易生病,别到时候高血压糖尿病之类的病出来,麻烦了。”

   关妈妈生气:“你以为是人啊,小孩子不就应该多吃点吗?”

   关缀:“……”

   劝不住关妈妈,关缀就只能自己有事没事带着两个小胖狗出去遛达,多跑跑跳跳,消耗能量多,有利于减肥。

   周五关缀去宋暮词家,宋暮词特地等在家里,带着她去二楼,她带着本子去临摹,画了一圈画,之后两人相约一起喝咖啡,结果刚出门,就看到李司空等在门口,也没别的废话,就是当着宋暮词的面对关缀说:“紧急情况。我哥把我有对象的事跟我妈说了,我妈邀请你去我家吃饭!”

   关缀的眼睛一下瞪的老大:“喂!”

   李司空说:“这次你一定得去,你不去我哥肯定会怀疑,我哥怀疑,肯定会告诉燕大宝,到时候老子肯定要被燕大宝和肉球的嘲笑,老子被那个肉球嘲笑?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朝关缀伸出手指,说:“说好了,十次,你可不能出尔反尔!”

   宋暮词一头雾水的看向关缀。

   关缀看向宋暮词,“你稍等一下。”然后拽着李司空到一边,说:“拜托你下次说这些话的时候能不能挑场合啊?这分明不是适合的场合,会让他误会的?”

   李司空瞪圆了眼,指指宋暮词的方向,又指指关缀,“你眼瞎啊?放着老子这么帅的不要,要那个弱鸡?”

   关缀说:“你太优秀了,我高攀不起。”

   李司空点头:“算你有自知之明。”

   关缀也不跟他吵,只是说:“你刚刚说的,我没办法答应。我跟他约好去喝茶了。”

   李司空一脸的嫌弃:“有什么好喝的?哪里的茶能有绝地好喝?”

   关缀说:“太贵,我们就不去了。”

   她要走,李司空一把抓住:“哎哎,不行,今天你一定得跟我回家。不去不行,我妈都在家张罗吃的了,你不去我的面子往哪搁?一定得去,你要是不去,我现在就跟他说你是我老婆。”

   关缀:“……”气死:“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我就是这样,你要是乖乖去了我就不说。”李司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关缀看了下时间,说:“现在时间才三点,你们家总不会三点吃饭吧?我等六点的时候我找你。”

   李司空立刻答应,说:“行,那你给我打电话。”

   关缀掏出手机:“你把手机号给我。”

   李司空:“……”震惊:“你不知道老子手机号?”

   关缀头也没抬,“我怎么会知道你手机号?”

   “难道你没问大熊?”李司空不服。

   关缀问:“大熊是谁?”顿了顿,“哦,是那位熊先生啊?我有他的号,但是我为什么要问你的号码?”

   李司空气死:“你这女人……”然后把自己的手机号报了出来。

   关缀输入到手机里,嘴里说了句:“我回拨你一下。”

   然后……

   李司空咆哮:“你、竟、然、把、老、子、拉、黑、了?”

   关缀:“……”

   赶紧说了句:“我又不知道那是你,我以为是那个暗恋我的男人,我觉得我被骚扰了,所以就拉黑了。”

   李司空原地转了一圈,气死:“你这个没眼光的恶毒女人!”

   关缀知道这人自恋的性子,赶紧跑开,“宋先生,我们走吧。”

   进电梯,赶紧按了下行。

   两人主要是为了谈上次说到的文物修复的工作,关缀感兴趣,她其实是对所有新事物都感兴趣,而且也乐于学习,虽然学的都是皮毛,不过学习的过程总归学到姿势,特别是对于她这种创作型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关缀结束了宋暮词家的保洁工作,终于找到了第二份工作,文物修复的前期复原绘画。每个周末的周六这一天,有时候会到地点,有时候对方回宫诶她发送图片,她照着图片设想多种破损部分的绘画,又或者是按照要求绘制。

   工作谈完,自然也要谈些其他方面的内容,其他方面的内容一谈,关系多少都会拉近,毕竟,两人本来就是相亲的,都知道彼此的情况,单身且双方的条件都很优异。

   五点半的时候,李司空的电话打来,“喂,你谈情说爱完了没?”

   关缀回答:“刚刚结束,准备走了。”

   对宋暮词说:“你先回去吧,我还有见个朋友有点事。”

   送走宋暮词,关缀按照李司空提供的地址开车过去,李司空果然等在门口,看到她就瞪着眼,“跟别的男人勾勾搭搭,你像话吗?”

   关缀懒的搭理他,“你要是再这样说,我掉头就走。”

   李司空说:“你不怕我告诉你那位暧昧对象了?”

   关缀说:“你告诉呗,那又怎样?我直接不跟你这样作假不就好了?”

   李司空指着她,“哦哦,你是算计好的,你这个心机女人!”

   关缀说:“既然这样,你找别人帮你啊。”

   李司空摔鸡:“老子偏不!”

   李司空跟她说注意视线,关缀觉得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啰嗦啊,

   关缀本来觉得吧,李司空都那么大年纪了,他父母家人都是像自己爸妈那样的人,老人嘛,好糊弄,而且就是假的,糊弄过去就行,要不是李司空难缠,她压根不想搭理这一茬。

   结果到了李司空家之后,关缀傻眼了,完全没想到李司空的家人完全是另外一番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