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宝污ios

看着正在呕吐的赵氏,就连赵大友也呆住了,方才,傅大夫的几句话顿时在他脑子里嗡嗡回响:

“人感乖戾之气而生病,则病气转相染易,乃至灭门……”

“这,这是要灭门了吗?”

赵大友惊恐地叫了一声,捂住了耳朵,然后一脸难以置信,甚至连赵氏也顾不上了,夺门而出。

“赵大友,你往哪里跑?”

傅大夫手疾眼快,一把抓着就要跑出院子的赵大友,雪白的锦靴上即便溅了脏污的泥点也毫不在乎。

这样的傅大夫倒是有几分血性,让一向以为他斯文儒雅、如公孔雀般珍惜亮丽羽毛的夜萤刮目相看。

“我不信,没有时疫,哪来的时疫?我要去找曾老头,他的青草药很灵的,上回我拉肚子,就是他的青草药治好的。”

赵大友抓狂地道。

谁不知道时疫的可怕?

灭门时疫啊!不光灭门,是灭村……

更可怕的是,即便不是所有人都染上时疫,但是官兵的封锁,却会让整个村子的人都丢掉性命。

骄阳下如花美女翩翩起舞照

这一点,夜萤已经从宝瓶嘴里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夜萤一直以为自已是幸运的,穿越过来的时候虽然苦了段日子,但是很快凭着站在信息流顶端的优势,过上了理想的生活。

一切美好刚刚开始,她才踏在康庄大道上。

这下可好,赵小宝的病,把大家都拖入了泥沼。

生活残酷得有点不真实。

因此,虽然之前听宝瓶说时疫的可怕残酷时,她也为之动容过,但是这一天真的降临到自已身上,不能置身事外时,夜萤发现自已竟然脑子没有乱,还能冷静地扶着赵氏,甚至帮她递了条擦嘴的湿巾。

自已不是该离病源体远点吗?

不过夜萤凭着那些后世现代人都知道的医学常识晓得,真的是时疫的话,她从踏进这间都是呕吐物的屋子时已经中招了,这时候再怕再躲也没有用。

所以夜萤索性横下一条心,看傅大夫有没有招数解决这件事,因为她发现,傅大夫也没有慌乱。

“赵大友,你不能在村里乱跑,你一跑,全村都要中招,时疫是可以随着人行走而传染之。”

傅大夫怒喝道。简直颇有几分怒发冲冠的味道,夜萤第一次看到,从不动真火的傅大夫发火了。

呃,能说帅呆了吗?比他斯斯文文的装逼样帅上一百倍了!

可惜,有些美好的人和事总是在要挂掉前才能看到。

夜萤额掌时却突然想到:还好,端翌没有回来,他应该能逃过一劫。

虽然他也和赵大友接触过,但是当时他们在空旷的地方,而且赵大友距离他比较远。

时疫这种东西,也是挑人下手的,如果不是象SARS那样难溯其源的变异病毒,一般体质好的人中招的概率要小一些。

一想到端翌逃出生天的大概率,夜萤的心就平静了许多。

或许,这就是无私为家人奉献的典型巨蟹座心理吧?只要家人安好,巨蟹座的人就能心满意足,无所畏惧。

呃,得,端翌啥时候成了她的家人了?

这时候,赵大友已经被傅大夫揪进了院子里,正蹲在地下呜呜地哭。

“哭什么,我抓几样药,你赶紧去煎了药,给儿子和娘子分别喂下。或许,我们试试,能不能战胜时疫。”

傅大夫从来没有旗对旗、鼓对鼓地接触过时疫,虽然面临死境,但是身为全国杏林第一高手的尊严却不容挑衅,就算死,他也要维护自已作为大夫的尊严和荣誉,和时疫斗上一斗。

“傅大夫,你说能战胜时疫?真的可以?”

赵大友好象看到了生的希望,一下子“噌”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傅大夫,差点没碰到傅大夫的鼻子,把傅大夫吓得往后一退:

“试试罢了,能不能抗得过去,就要看药的功效、体质、还有几分气运了。”

气运这种东西,是最虚无飘渺的,奈何,往往它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绳子。

夜萤见傅大夫在最初诊出时疫的震惊后,已经平复下来,甚至开始想着如何战胜时疫,她的心里,也被点了一把希望之火,见赵氏停止呕吐,夜萤扶她坐下,上前问傅大夫:

“傅大夫,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你一会帮着煎药,赵大友你负责看着老婆孩子,别让他们跑出院子。其它的还有什么?哦,对了,你的盐糖水,泡盐糖水给他们补液。”

傅大夫也学会了这个现代医疗名词,并且似乎私下里暗搓搓钻研一番,已经接受了补液这个观点。

“好,明白了。”

夜萤晓得傅大夫平时医药箱里会自带草药,看样子,这次需要的草药他箱子里都有?

看着夜萤镇定自若的样子,傅大夫不由深吸了口气:可惜了!夜姑娘真配得上靖王爷!面对时疫的生死考验,她的气度,竟然和当初靖王爷独自一个人出城,横刀立马数十万北疆大军前的气度一模一样!

睥睨天下,无所畏惧!

然而,一个不好,他们这次就会死在这里了。

而且,九成九是会死的。

傅大夫只是不习惯不做努力就放弃,所以才会对赵大友说还有希望,激发他们的求生意志。

但是看着夜萤美艳不可方物的小脸,傅大夫真地觉得夜萤若是有三长两短,比自已死了更可惜。

他死了,天下还会有良医。

可是若夜萤死了,靖王爷这辈子就要打光棍了。

没有一个女人,能代替夜萤在靖王爷心中的地位。

赵氏这时止了会吐,又猛地跑出去,伏在篱笆门的一个角落里吐开了。

赵大友此时清醒了几分,赶紧上前安抚他的娘子。

夜萤和傅大夫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傅大夫无奈地叹了口气,道:

“夜姑娘,我知道这是生你养你的村子,但是时疫若不控制住,就会传到三清镇上,然后又传到更远的地方,甚至会传到府城去,你不想看到百里之内无人烟的惨景吧?

如果不想看到,我今天只能这么做了。”

夜萤见傅大夫似乎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由讶异道:

“傅大夫,你不是说战胜时疫还有胜算吗?你打算做什么?屠村吗?”

“做我该做的事。”

傅大夫咬了咬牙,脸上肃然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