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_466

  这“谢凤”,自然并不是什么男子,正是先前于京城太平河中失了踪的崔云鬟,如今改头换面,便在这会稽安居,老谢叔便是陈叔,在此并不以主仆相待,对外只假作是自家叔叔而已。

  先前早在鄜州的时候,云鬟叫陈叔前往南边儿,假作“讨债”,实则便是来购置田产房屋的。

  后本要举家搬来,怎奈被赵黼透了消息,无奈之下,云鬟只好上京,私下里却叫陈叔带着晓晴等来到此处。

  崔侯府众人只以为他们是在鄜州,岂会知道云鬟的安排?

  后来云鬟因发现了“卢离”案件提前发生,知道一切终究避无可避,果然仍是到来了……她便托季陶然前往崔侯府,说了跟林奶娘私下约定的安好。当林奶娘听见那句话的时候,就说明是她该动身之时了。

  没了后顾之忧,剩下的便看着简单了许多。

  这两年来云鬟虽看着没算计,实则会定时地跟陈叔通信,而陈叔也在京内自安排了人,只等云鬟的信号罢了。

  两人回到可园,门口小厮正也张望呢,见了便笑道:“可算回来了,嬷嬷问了好几遍,催我们出去找呢。”喜喜欢欢迎了入内,又关了门。

  这可园也算是所老宅子,论地方,却跟素贤山庄差不多大小,只是建筑自然跟北方大不同,雅致隽秀,格外可喜。尤其细微之处,比如斗拱,廊画,景窗等,以及院子里的各色花朵树木,都有可观,自不必提各处房屋了。

  云鬟先前虽不曾来,心向往之,前几日到达,见是如此,真真儿十分可心意,休息两日,便按捺不住出外走动了。

  她因一心要隐姓埋名,跟先前各种隔断,便从来以男装示人,可园上上下下,除了林奶娘晓晴等,其他人都不知她是女孩儿,也都以“小公子”称呼。

  拐过游廊,直到进了里间儿,便见厅门口灯火辉煌,林奶娘靠在门扇上,露珠儿跟晓晴两人,站在廊下说话,见了他们回来,林奶娘才露出笑容,两个丫头便忙出来接着。

   皮肤嫩白宅男最爱的美姿

  林奶娘上下打量一番,含笑道:“怎么一出去就这整天,身边儿也没个人跟着,可知我心里很惦记着?”

  云鬟笑道:“这不是好端端地回来了么?”当下又去盥洗收拾了,才出来吃饭。

  夜间,林奶娘在灯下做活计,晓晴跟露珠儿便在外间闲话,声音低低。

  林奶娘因才跟云鬟重逢不多久,因此也不愿离了她,缝了几针,便对云鬟道:“今儿出去,可有什么新闻么?以后可还是带个人罢了,我看前头那个叫旺儿的小厮倒是挺机灵忠心的,我跟陈叔都喜欢。他又是本地人,最适合陪着你东走西看的呢。”

  云鬟因是男装,却有些担心若多了个身边儿的人,只怕有些细节逃不过人的眼去,晓晴跟露珠儿又是女孩儿,终究不便带着出去乱走,因此宁肯一个人。

  听了奶娘说,云鬟道:“说起新闻,今儿却见题扇桥底下死了个人。”

  大夜晚里说起这个,林奶娘不由有些胆虚:“就没个有趣儿的新闻了么?”

  云鬟方笑道:“是了,在老谢叔身旁的那家成衣铺子,倒是有个新闻。”说着就简略提了一句,林奶娘听完,噗嗤一笑:“也难为那老王,陈叔这把年纪了,还要往他身上扣这屎盆子,得亏你在跟前儿,不然你陈叔这一辈子的名声可就毁了。”

  云鬟只是笑。

  当时韩伯曹问她如何发现那水红肚兜,云鬟却并未说实话,只因这王娘子素来有些不安于室,云鬟早上来时,偶然见她在楼上掀窗户往下探头,脖子上便系着肚兜带子,这种私密贴身物件儿,多是各家妇人亲手缝制出来的,自然独一无二。

  谁知今早上,这张三郎溜溜达达而来,两个人在屋子里鬼鬼祟祟的,张三郎再出来之时,神色有些慌张,边走边整理衣裳,却给云鬟扫见了他脖子上多系着这物。

  这种肚兜对世人来说自不足为奇,可却哪里能逃过云鬟双眼。

  倘若云鬟说是看见他偷跑出来,只怕众人会以为她护着陈叔,因此云鬟才直接提起证据,果然让那两人辩无可辩。

  是夜,云鬟盥洗完毕,至榻而眠,夜深人静,虽然身处这江南水乡,鼻端也是那比北国微微潮的气息,云鬟反复深吸两口气,心里也有些安乐。

  可闭上双眸,却只觉恍若一梦,不觉想起些先前之事。

  当时在探望过季陶然之后,同赵黼遭遇……后又遇到清辉。

  赵黼的话固然可惊,然而白清辉所说的,却让她心中心中百感交集,暖意陡生。

  原来白樘竟果然有为她着想之意,甚至竟生出那种念头来……只不知道前世的他,是不是也曾有过如许念头?然而前世他跟白清辉的交际要比今生更少许多,细细想来,倒是未必……

  可这已经让她心生感激了。

  今生虽也有许多不如意,然而不管是季陶然还是白清辉,巽风阿泽,秦晨黄知县等,却都是真心实意为了她好的,甚至连罗氏、崔承都同她亲近了几分,这一路走来,她并不是再是孤单一个了,也并未白过。

  如今终于抛开过去所有,一切从头再来,这一回,却没有人再会知道她的行踪,也不会再于她身边儿困扰了,她可以用“谢凤”这个名字,一生平平淡淡地在这个偏僻水乡,终老一生。

  真仿佛“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云鬟徐徐吁了口气,唇角才微微挑起,忽地又一愣,因无端端想起这一句话,不由竟让她回忆起那一日,赵黼在马车中……

  云鬟忙深深吸气,将那人的影貌抛于脑后,又急忙于心底默念“波若波罗密多心经”,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又睡了过去。

  相比较前几日的安宁,今夜却不知为何,梦境连连,清晨云鬟醒来,蓦地回想起昨夜所做之梦,不由伸手揉了揉眉心。

  此刻陈叔早就起身准备去铺子,晓晴也跟一个婆子去买了菜回来,回来之时,便说了个在集市上听来的消息:原来是那乌篷船杀人案已经告破,凶手现在关押在县衙牢房里了。

  云鬟便问那凶手是何人,晓晴道:“听他们说……像是个艄公,曾经跟那死了的杨老大吵过架还动了手的呢。”

  云鬟听得如此,不觉又皱眉。

  今日天色极好,阳光将满目阴冷也驱散了些,云鬟便去大名鼎鼎的兰亭一观,因林奶娘不放心,又加上的确人生地不熟,便叫那旺儿跟随领路,往兰亭而行。

  这旺儿不过是十五岁,却果然是个机灵能言的,且走且给云鬟指点风景,他说话又有趣,几次逗得云鬟露出笑容。

  谁知才行至西直街处,便见一群人蜂拥而至,边说边议论纷纷,旺儿忙张开手挡住云鬟,生怕她被人撞着了,又道:“走路留神些,做什么这么着急慌张的,哪里放了包子不成?”

  其中一个人便道:“昨儿死在乌篷船上的那杨老大,说是吴老实给杀的,昨晚上把人捉了回县衙呢,今儿吴老实的媳妇去县衙喊冤,一定要闹一场呢,还不去看热闹?”

  原来这会稽并不大,且又向来宁静,极少见人命案件,昨儿众人都见了乌篷船内那情形,正人心惶惶,议论纷纷,谁知立刻捉到凶手……这吴老实的媳妇却一味喊冤,因此大家伙儿都来看热闹。

  旺儿见众人都去了,才放下手,道:“我们这儿小地方,都没见过世面,我们那县太爷也是个不管事的,整天糊里糊涂,最擅长和稀泥,人称‘郑大糊涂’,得亏这两年来倒也安生,不然指不定如何呢。”

  云鬟便问:“你的意思是,这县官老爷不是个清官呢?”

  旺儿见“小公子”人物如此俊秀,又是主子,便小声道:“我不瞒小主子,可不是么?我们县官老爷这个官儿,也还是混回来的呢,听说当初科考的时候名落孙山,只不过皇上喜欢他的名字,便破例点了他……放到我们这儿了,起初倒也是好,算是他有些福分,太平了两年,这会子临近年下出了事,倒看他怎么收场。”

  云鬟问道:“县官叫什么?”

  旺儿“噗嗤”笑出来:“老爷姓郑,名字是两个字:盛世。”

  云鬟念道:“郑盛世,正盛世,哈,好的很。”一边儿念着,心底里想了一番,却并没有关于这位郑大老爷的格外记忆。

  云鬟念罢:“那你可知道那乌篷船上的死者跟那吴老实么?”

  旺儿道:“这杨老大,我只听说过,并未跟他打过交道,至于吴老实,那可是个远近闻名的好人,听他的名字就知道了,从来老实巴交的,今年四十多岁了,从没听说过他有什么不好的,如今县老爷竟说他是凶手,这不是冤屈好人么?”

  云鬟本不想理会此事,然而听到这里,忍不住有些犹豫,旺儿是最会察言观色的,便道:“公子,不然我们也去看看热闹?横竖是顺路的,咱们看着没意思了……就再去兰亭不迟呢。”

  云鬟见如此说,欣然答应。

  当下旺儿便兴高采烈地引着云鬟前去县衙,才来到县衙门口,就见外面挤了几十号人,其中有个声音叫道:“冤枉!大老爷,我们冤枉!”自是个女子哭天抢地的哀哀叫声。

  旺儿低低说:“这叫嚷的就是吴老实的媳妇了,说起来,这吴老实傻人有些傻福,他年纪大,长的也寻常,但是这媳妇,却生得很好呢,人也贤惠。”说着便道:“让让,劳烦让让。”引着云鬟往内而行。

  这旺儿在人群中,如同游鱼一般滑溜,竟硬生生地挤出一条路来,片刻带着云鬟挤到里头。

  云鬟定睛看去,果然见前面地上跪着一个妇人,正哀哀嚎哭,又不时地磕头,看着十分可怜,那些原本还想看热闹的人,此刻也忍不住停了口,只是同情地打量。

  这会儿县衙里走出一个捕快来,见眼前人山人海,便道:“哎哟我的嫂子,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别在这儿闹啦。”

  那吴娘子便拉着求道:“我们家老实是被冤枉的,你们也是认得他的,素日连跟人脸红都少见,如何就说他杀了人?”

  捕快道:“不是我们说,是有人说着吴老实先前跟杨老大打过架,还差点动了刀子,扬言要杀了他呢……如今杨老大死了,他的嫌疑自然最大。”

  吴娘子哭道:“那不过是气头上的话,如何能当真?”

  捕快见人越发多,便俯身,低低地对吴娘子道:“我只劝嫂子一句话,你在这儿闹是没用的,先前大人审问,问杨老大死那段时候老实在哪,他竟答不上来,只说自己在船内睡觉,但也没有人可以佐证……何况我们捕头昨儿搜查了他的船,居然真的找出了一把刀子,上头还有血呢,这不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吗?”

  云鬟因站得近,便将这些话听得一清二楚,又看吴娘子,却见她双眸呆看前方,眼中含泪,仿佛是怔了——虽然是荆钗布裙,不施脂粉,但肤白眼大,果然是个美人。

  云鬟见状,不知为何心里极为不忍,便轻轻一拉旺儿,旺儿正呆看,见云鬟如此,他是个极机警的人,忙凑过来,云鬟在他耳畔低语数句,旺儿眼珠骨碌碌乱转。

  那捕快见吴娘子不言语了,正转身欲走,忽然见旁边一个少年道:“那刀子又是什么样儿的?既然是船家,有一两把刀子不过寻常,谁知道是杀鱼的,还是切肉的呢?”

  捕快一怔:“咦你这小兔崽子。”

  身后围观的百姓们却起哄道:“说的对!”

  吴娘子回头一看,精神一振。

  正在这会儿,里头韩伯曹走了出来,道:“是在闹什么?”

  旺儿正得意,见状便往云鬟旁边躲了躲,不敢再做声。那捕快瞪他一眼,也退到旁边去了,韩捕头便对吴娘子道:“你进来吧,大人传你呢。”

  吴娘子满面惶恐,看着县衙,仿佛有些畏缩之意,却终究跟着韩捕头走了进去。

  剩下众人均往前围了一步,都扬首看里头堂上那郑盛世审案。

  云鬟也抬眼看去,却见前头坐堂的大人,生得肥头大耳,好一副四平八稳的太平福相,再配上这个名字,若说是因此得了天子的青眼,倒也是有的。

  却见吴娘子上前,郑大人便道:“你就是吴老实的妻子阮氏?”

  吴娘子战战兢兢答应了,郑大人道:“听说你在外头聚众闹事?”

  吴娘子不敢言语,只道:“并、并没有……”

  吴老实在旁便道:“大人,我娘子不过是替我鸣冤的,没有聚众闹事。”

  郑盛世喝道:“谁问你来?”说罢,又看着吴娘子道:“先前本官问吴老实,究竟是因为什么跟杨老大口角,他居然答不上来,你身为他的妻子,可知道么?”

  吴娘子只顾低着头乱抖,竟不能答。

  吴老实急着道:“她不知道!”

  郑盛世道:“吴老实,你再插嘴,本官就要打你了。”

  吴老实闻言看向娘子,半晌垂头道:“大人,这件事……这件事是我做的,是我杀了杨老大,你就判我的罪吧,我娘子胆小,你别吓唬她。”

  一时之间堂上堂下都有些意外,云鬟身后“嗡”地一声,像是飞起了一阵苍蝇。

  而郑盛世打量着吴老实,忽然叹道:“你看着蠢笨,倒也是个多情的人,人生自是有情……”尚未念完,就听韩伯曹咳嗽了声。

  郑盛世停口,道:“既然如此,本官念在你一片痴情,就放阮氏回家去吧,阮氏,你不可再闹,不然的话,本官就不容情了。”便叫人带吴娘子离开。

  云鬟看的目瞪口呆,方才郑盛世问阮氏,她是否知道吴老实跟杨老大口角的缘故之时,连云鬟都看出吴娘子不回答,事情必有蹊跷,不料郑盛世竟并不追问,反而如此轻描淡写的放过……

  这若是换了白樘来审,此刻只怕早有一人招供了。

  吴娘子已经不能动,两个公差扶着她出来,云鬟细看,却见她垂着头,死咬着嘴唇,眼中的泪无声地落个不停。

  云鬟皱眉,目光下垂,又看吴娘子的双手,却见她十指纤纤,却十分素净。

  此刻堂上,郑盛世便让吴老实供认杀人经过,吴老实结结巴巴道:“昨日,往八字桥那边儿的货物,本是我去送的,他却硬抢了去,我、我因为气不过,就拿了刀子……半路、半路上船,把他杀了。”

  郑盛世点头,让书吏记录。

  此刻韩伯曹目光一动,便道:“你们在船上可做了什么不曾?”

  吴老实一呆:“没、没做什么……”

  韩伯曹皱眉,郑盛世道:“韩捕头怎么了?”

  韩伯曹略一犹豫道:“回大人,没有什么,只是问他……是怎么杀死的人罢了。”

  吴老实怔道:“我、我砍了他两刀,他就死了。”

  韩伯曹张了张口,终于又没出声。

  郑盛世又问:“那你先前到底因何跟他结怨?”

  吴老实呆了会儿,才又说道:“是、是因为他抢我的生意。”

  郑盛世十分满意:“这就对了,本官双目如电,一眼就看出你有无隐瞒,是否说谎。”

  这会儿书吏记录好了,郑盛世便要叫画押,忽然堂下有个声音叫道:“只笼统说砍了两刀,到底是几刀?”

  郑盛世一愣:“是谁在底下叫嚷?”

  百姓们面面相觑,都不知是谁,郑盛世翻了翻记录,问道:“是了,到底是几刀?”

  吴老实道:“两刀,不……三四刀……我、我忘了!”

  郑盛世翻着白眼想了想,问旁边:“尸格出来了没有?”

  书吏起身,递上一张纸来,郑盛世看了会儿,眼睛慢慢瞪大,又问道:“你再说你是怎么杀了杨老大的?”

  吴老实呆怔:“我、我砍了他……三四刀……”

  郑盛世怒道:“砍?仵作验尸尸格上写,杨老大分明是被利器刺死的!”他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的刁民,你是在欺瞒本官不成?”

  就在堂上堂下均都呆若木鸡之时,云鬟早同旺儿出了人群,原来方才那一嗓子,却是云鬟教唆旺儿,趁着人都不注意喊了一句,两个人却又偷偷地溜了出来。

  旺儿虽机灵,毕竟是个少年,头一次做这种事,竟不觉惧怕,只是兴奋,便道:“公子,你如何猜到那吴老实说谎了的?”

  云鬟道:“你别问,我还有一件事叫你去做,你附耳过来。”

  旺儿忙低头附耳,云鬟在他耳畔低语几句,道:“你只留神,千万别让人认出你,更别让人知道是你说的。”

  旺儿笑道:“这种事我最拿手了,公子放心罢了。”说着又道:“兰亭可还去不去了呢?我先陪公子去逛可好?”

  云鬟道:“这郑大人变幻莫测,我怕他一时糊涂又立刻定案,岂不是害了吴老实一条人命?事不宜迟,你先去办事罢了。”

  旺儿道:“那公子呢?”

  云鬟左右看看:“这儿

  作者有话要说:离叔叔的店铺不远,我只先过去就是了。”

  旺儿十分忠心仔细,便亲送她往西仓街走了一会儿,见距离店铺不远,才翻身自去行事了。

  云鬟迤逦来到店铺门前,却见隔壁成衣铺子仍是关着门,陈叔见她来了,便忙迎着道:“如何没去兰亭?”

  云鬟道:“有些乏,改日再去也使得。”

  当下陈叔便引她进内歇息,正闲坐着看陈叔指挥小厮们整理货品,就见有个人从店前经过。

  云鬟本没在意,那人走了过去,却又倒退回来,转头看向店内,面露喜色。

  谢谢萌物们(╯3╰)

  这个案子不会太长,快点开启推理模式!!按照目前的线索……能猜中的貌似不多~